11月25日,俄羅斯軍艦俘虜三艘烏克蘭戰艦和船上人員,俄羅斯與烏克蘭這對昔日的好兄弟又陷入新一輪危機。三艘烏克蘭海軍船隻(兩艘小型裝甲炮艦和一艘拖船)從烏克蘭軍港敖德薩(Odessa)出發,準備穿過刻赤海峽進入亞速海到馬里烏波爾。結果船隻正要穿越克里米亞大橋,就被俄羅斯巡邏艦追逐、攔截、撞擊和開火。最後俄羅斯逼停了三船,還登船逮捕了船上的軍人。此外,俄羅斯還派出大型貨船橫在克里米亞大橋下的主航道,阻擋趕來馳援的烏克蘭海軍軍艦。雙方船隻還在對峙中。事發後,烏克蘭指責俄羅斯違反國際法,宣佈國家進入爲期60天的戰爭狀態,要求聯合國召開安理會緊急會議,還向歐盟、北約和美國求援。俄羅斯則拒絕釋放船員和船隻。要搞清楚發生什麽事,還得從頭說起。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是黑海沿岸國家。黑海本身就是一個「地中海」(被陸地圍繞的海),依靠狹窄的黑海海峽與愛琴海(Aegean Sea)和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相連(有趣的是,地中海本身當然也是一個「地中海」),但它裏面還有一個更小的「地中海」——亞速海(Sea of Azov)。亞速海通過一條狹窄的刻赤海峽(Strait of Kerch)與黑海相連。因此,如果要從亞速海出到大西洋要經過重重關卡:先經過刻赤海峽到黑海,再通過黑海海峽到地中海,再通過直布羅陀海峽才能到大西洋。掌握這些出海的咽喉,或者確保這些咽喉暢通無阻,就成爲沿岸國最大的關切。2014年之前,俄羅斯和烏克蘭位於亞速海的東西兩邊。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上的刻尺市和俄羅斯的塔曼半島隔著刻赤海峽相望。兩國共管刻赤海峽出海口,各自進出亞速海都不成問題。兩國在2003年還簽署條約確認共管關係。2014年,俄羅斯非法佔領克里米亞半島,於是一國實際控制了刻赤海峽。這樣烏克蘭在亞速海的沿岸港口,包括重要的工業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和別爾江斯克(Berdiansk),其進出亞速海之路就被俄羅斯卡死了,能否進出完全看普京的臉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各國享有對國際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沿岸國必須保障各國行使這種權利,包括軍艦也能自由通過海峽。由於俄烏兩國共享亞速海,刻赤海峽毫無疑問是國際海峽。俄羅斯無權封鎖海峽不讓烏克蘭船隻通過。俄羅斯也不完全限制船隻通過,但通過的時候要聼俄羅斯命令,受俄羅斯管制。這也違反了《公約》的原則。這種情況在今年5月,不顧烏克蘭反對,俄羅斯單方面建設的克里米亞大橋開通之後變得更加複雜。刻赤海峽本來就非常狹窄,最窄處只有3.1公里。現在大橋一落成,能通過的地段只限一段寬227米的水道(最寬的橋孔),能通過的高度則限制在35米内。在類似的跨海峽橋梁設計中,35米的清空高度相當低。上世紀90年代初,丹麥要在位於波羅的海通往北海的必經之路——丹麥的大貝爾特海峽(Great Belt Strait)上建大橋,設計的清空高度為65米,還被芬蘭以妨礙航海自由為名,告上國際法庭。現在這類跨海峽或者出海口的橋梁一般採用橋樑加海底隧道的方案,以保證沒有清空高度的限制。比如最近落成的港珠澳大橋,就採用這種設計。可見,烏克蘭對俄羅斯有三重不滿意。第一,烏克蘭一直堅持克里米亞是自己的領土,船隻當然有權通過「自己的領海」。第二,退一步說,即便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由於刻赤海峽是國際海峽,在《公約》中必須保證各國的海峽通行權。第三,俄羅斯單方面建設的大橋進一步妨礙了烏克蘭的通行權。這次事件就是烏克蘭對俄羅斯這種不遵守國際法行爲的挑戰。應該說,烏克蘭的理由十分充足。但發生在這個時刻,多少有一定的政治目的。正如俄羅斯的説法,烏克蘭在明年三月要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菠蘿申科(Petro Poroshenko)支持率低下,面臨前總理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的有力挑戰。在今年以來所有民意調查中,提摩申科的支持率都遠高於菠蘿申科,他的支持率最近甚至跌落到第三位。煽動民族主義拉高自己的支持率是其最後一搏。宣佈國家進入戰爭狀態,這有點過於「激動」。爲此,他還不惜誇大俄羅斯的威脅。比如事發後,他說俄羅斯在克里米亞部署地對空導彈,其實這些導彈在幾年前已經部署。又說俄羅斯在邊境集結坦克,其實這些集結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最後,即便不能顯著拉高人氣,如果戰爭狀態持續,根據法律,他還能推遲選舉。無獨有偶,俄羅斯的普京自己也好不了多少,他也處於民意支持的低谷,不到40%的支持率。這是因爲在西方持續的制裁下俄羅斯經濟問題越來越嚴重,退休制度改革(把退休年齡從60嵗推遲到65嵗)也令俄羅斯人怨聲載道。民族主義同樣也有助拉高他的人氣。在2014年,俄羅斯搶過克里米亞之後,普京的支持率一下子飆升到80%。有人可能會質疑,普京如此強勢,又沒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何必這麽在意人氣?這就是一個「准獨裁者」在即將退位之前,急於留下政治遺產的常見心態。俄烏衝突給整個區域乃至世界局勢帶來不確定性。無論是北約還是美國還是歐洲,都無意捲入軍事衝突,但在政治和外交上只能站在烏克蘭的一邊。美國總統川普已經取消了原定在G20峰會上與普京的會面,美俄關係進一步變差。英國強烈譴責俄羅斯。德國總統梅克爾調門較低,但也表示烏克蘭「百分百正確」。最漁人得利的是土耳其。總統厄多萬正在躍躍欲試,要調停俄烏衝突。在沙特殺人事件中,土耳其已經成功擺脫西方的惡感(又更近惡的沙特墊底),重建與歐洲的關係。這次如果能調停成功,將會大大增加土耳其在地區事務中的話語權。這是厄多萬夢寐以求的時刻。更多論壇文章 我在「中共中央第二黨校」上的一堂歷史課 上帝凍結了這隻黨產魔鬼 這一個黨還是民進黨嗎? 台灣過去曾經有「當選」無效的前例嗎? 吳音寧來了又走了 民進黨再次劃錯重點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he3092 的頭像
menhe3092

寶輝當舖台中當舖

menhe30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